首頁HOME>能量療癒>摸綠色老虎尾巴的小孩
》摸綠色老虎尾巴的小孩
◎ i-Nature 編輯部

虎尾蘭會說話嗎?因為我從小對植物、景觀建築物專注觀察,產生了與環境對話的習性,在國小上課教室內的一盆虎尾蘭,那長長的葉子吸引我的目光,習慣用手去摸一摸,且對著虎尾蘭說話,使得班上曾有幾位同學乾脆為我取了個「虎尾蘭」的外號。

很多人說,肯納兒像是來自外星球的孩子。

不懂得看人臉色、習慣自言自語,常有嚴重的偏執,是多數人對我們的第一印象;永遠不夠社會化、甚至無法自立,則是家有肯納兒的父母,心裡最大的痛和恐懼。

但在走過三十幾個年頭,經過我對「地球人」長期觀察後,我發現,如果「社會化」就是人家說什麼你就照做,生命裡沒有任何值得自己偏執的事物或夢想。那麼,地球人其實也沒什麼好當的嘛。

當然,我相信這是因為一路走來,有太多人給我幫助,才能讓我走出未明原因造成的表達障礙,有太多人對於我的「不同」給予包容,才讓我在這些不同中,尋找且持續灌溉成得以「自立」,甚至「自傲」的能力。
兩歲半時,當其他小孩已經能說出成串的句子,厲害一點的搞不好都會唸「ㄅㄆㄇ」或「ABC」了,我卻還停留在用喊叫和哭鬧的方式回應,我很難想像,爸媽當時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帶著我去求診。

但在我透過醫師與治療師的引導,一步步從自己的世界走出來時,記憶中滿是爸媽帶著我到公園走平衡木訓練我的平衡感,帶著一家大小出遊,盡情滿足我對大自然與繁華街景的好奇片段。

從小到大脫隊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但媽媽會在看到我自行歸來後,壓下剛才擔心我走失的恐懼,來仔細了解我進行了哪些探察,並稱讚我在「記路」方面的本事。

我小時候喜歡欣賞動物,在動物園看到老虎,望著那兩種色彩搭配的尾巴,真想去摸摸看;但此時我的腦海想起,曾在書中發現老虎滿兇的內容回憶,且發現動物園有設置圍欄保護遊客,覺得摸老虎尾巴似乎是滿危險的,只好作罷。

但當我在國小上課的教室內,驚訝地發現窗戶旁的一盆虎尾蘭,葉子有著像是老虎尾巴的紋路,順手摸了一會兒,並小聲地向它說話,因此我曾被班上幾位同學以此植物名稱招呼,而覺得自己是會說話的虎尾蘭,好有趣。放學回到家開心地跟媽媽說:「我在摸老虎尾巴耶!我是虎尾蘭喔!」也成為媽媽口中向人驕傲宣示的證據—「松益其實很有想像力喔!」

就連從小到大,我常不知道她為何哭、為何笑,總會好奇地用各種惡作劇的方法,好在她臉上刺激出更豐富表情的妹妹,也還願意在忍受我這麼多「折磨」後,透過文章告訴我—我覺得有你這樣的哥哥很酷喔!是你教會了我同理與耐心,因為有你,讓我的人生也跟著特別了起來。

走過景觀系與研究所碩士班的發展與學習路程,我期望能有更多綠化或美化的空間,提供人們優質的生活環境。因此環境景觀與生活企劃,是我熱愛的領域。盼望我們的生活環境可以越來越美好、人生越來越快樂、人際互動越來越和諧。

走出先天的限制,到現在,擁有自己喜愛的事物與生活。相信我走過的過程,同樣也是許多肯納自閉症者,甚至許多「與眾不同」的孩子們,或成人們會有的歷程,希望我的故事,能為家庭與社會帶來一些力量,並為他們及與他們互動的人,帶來省思及勉勵。

(本文作者/蔡松益)
(摘自/會說話的虎尾蘭/商周出版)

本站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

本網站由「uho優活健康網」營運維護,文章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循《醫事法》《醫療法》《藥政條例》《藥事法》《食品衛生管理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