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HOME>宜吃宜用>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下)
》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下)
◎ i-Nature 編輯部

其實我又聯想到,當我將自己放在這個「我是不是外國人?」的旋轉門時,比較能引發自己的好奇心去進入個案的生態,探索個案跟家庭的深度意義,而另一方面,我也有一定的自由度離開個案的生態。

我也覺得,當我把自己當成是外國人時,其實我會看得比較清楚。為什麼我會這麼有感而發地說,其實就因我在紐約曾有一大段我是個外國人、想講中文卻一點機會都沒得講的念書時期,正因自己很認分地知道沒得講中文,所以便付出格外多的心血,特別去琢磨中文翻譯成外國語言時要怎麼用才不失真、才能讓別人聽得懂、才能聽得懂別人,才能在紐約文化下表達得體。我也會特別去看相同字眼中在不同文化以及不同年代背景下,有何不同的獨特意義。而且那時我深怕自己聽不懂,別人聽不懂,所以特別敏感跟人溝通時的用字、身體語言、臉部表情,及每個人可能因家庭、種族、文化、背景不同而解讀不同的特別意義。

那時我就一直是繞著「我是外國人?」這旋轉門在努力使自己看懂紐約、進入紐約。
在紐約念書以及後來在工作中,我會因為清楚知道我是外國人,所以很有意識地不將自己的想法先入為主地灌入同學、朋友、教授身上。因為在多元文化下,太常時候我會是錯的。後來習慣成自然,我便會很有意識地不將自己的想法先入為主地灌入個案及個案家庭身上,因為十年在紐約的訓練使我知道,不能如此做。我會用的方式是:先站在外面看一下,什麼都不做。然後,假若我走進了這旋轉門,融入了他們,用他們的角度去體驗,我就會懂。然後再繞出來,用我的角度去問,我更會懂。

說真的,我非常感謝那段繞著「我是外國人?」旋轉門的日子,讓我的耳朵、眼睛、心、腦子都敏感多了。
而在心理治療中,當我們在跟個案、家庭接觸時,的確極需要聽得出「話中的話」、看得出肢體語言附帶的意義。所以在那樣「我是外國人?」的旋轉門環境下,不只使我在學校時,就慢慢磨練出幾年後可當兒童局家暴中心主管的英文語言技巧、多元文化適應的能力,更有著「第三隻耳朵,第三隻眼」的能力開發。我很感謝老天爺把我放在「只有我一個亞洲人」的地方,當個「外國人」,但也把別人當外國人,這也是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A Blessing in Disguise)的故事。

>>延伸閱讀:
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上)
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中)

(本文作者:陳瀅妃)
(摘自:遇見紐約色彩的心理治療督導,由生命潛能發行)


閱讀相關文章: 

(目前沒有符合的文章)

本站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

本網站由「uho優活健康網」營運維護,文章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循《醫事法》《醫療法》《藥政條例》《藥事法》《食品衛生管理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